随便写写

每次的工作间隙,总会来博客转转,想写点什么,却总也写不出。

工作也就是如此,各式的需求,各类的人。北京也就是如此,如此真实,又如此的虚幻。这里的人,活的现实,活的真实。

每天见到同样的人,男人女人都在谈钱、房子、车子、工作、衣服、鞋子,很少有生活。2011年就这样默默的走着,走到末尾,没人在意,上班族们只是知道,要过年了、回家了,或者是末日要来了。

2012,这个词在网络上常露面——并不代表某个年费,而是代表一个终结,这也许是人类的终结,希望的终结。

末日论似乎一直伴随着人类的历史,缓缓的陪同着它走过。奴隶社会的时候末日是神灵的愤怒、人们的恐惧、统治者的工具、反叛者的托辞,中世纪的末日是上帝的审判,现在的末日,是人心的末日、内在的反叛。就这样,末日说一直说着,日子照样过着,大家一直期盼着,希望人类灭绝,自己也随着人类历史消逝掉,成为一粒沙,或者成为幸存后新世界的统治者或是英雄。这应该是一种内心的逃离愿望,就是这样,让生灵们陪葬。

肉体的消逝不可怕,怕的是内心的枯竭。即使时间永恒,又怎么样呢?看不到善意微笑的人,只看到狰狞的面孔和挣扎的形态,那是地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