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题

已经归家快两个月了。

这里的确是个小地方,虽然也有公交,却只有两辆,道路虽是柏油或是水泥路,却很窄,四处可见杂草。小时觉得这里很大,从家里到火车站骑自行车需要很长时间,那时候的很长时间只有20分钟,等人长大了,上班时间变成了2小时也不觉得路程很长了。小时候觉得家乡很大,虽然名称上是个镇,但是那时似乎一直没将这个小镇走遍。等高中离开家乡,到相邻的市里上学,才明白家乡真的很小,在脑海中,只要跨几步,就横跨了整个镇子。后来,高中将毕业了,我骑着车横跨了那座城市,我发觉原来城市也如此的小。

这座小镇在日军侵华的时候,日本修了铁路到这,还修了座桥。从前长辈们会和我们说那座桥和火车站的由来。等到我们长大,朋友或者同学来到这个小镇,我们竟会自豪的指着那座桥说那是日本侵华的时候修建的。这种心里的确是琢磨不透啊,明明是被侵略,却也是自豪的,我们明明在学校中学习过侵华战争,也知道他们的罪行的。现在,火车站和桥都已经由政府重新修建了,老车站已经被拆掉,在上面建起一座新的建筑。新桥就在那座老桥旁边,比老桥好看,也更宽更现代化。那座低矮的老桥仍在那——灰头土脸。有时候我会去桥上看下面的流水,这几个月的雨水很多,桥上的雨水还积在上面,出现一个个水坑。车从桥上过去时,我总觉得桥在不停的颤,也许是心理作用。回头看看那座老桥,它 静静的躺在那,没有什么积水,灰头土脸。

两个月的雨水洗刷,每次太阳出来的时候,镇里的绿色的分外明亮,那些树或是草鲜艳的晃眼。整个世界又干净了许多。但是彩虹却是很少见,偶尔才能简单一道横跨天际的惊艳色彩,那颜色不够 浓郁,却让人看着舒服。

可能是因为体弱,回家总会感冒发热。有时候我在想是不是常年在外已经不习惯家里的气候,这里的确是偏北了些,可是从前在这里我可是几乎不生病的。每次生病心情总会低落到极点,心烦、痛苦,很多不愉快的东西都会跑出来,占据脑海,总会有很多的挣扎,其实人生就是这样,时间还是这样或那样,没有人跑过来搀扶,只有自己擦去留下的血,沉重的走。彩虹却一直会在我心中。

家里的蓝天白云,很好看。

无题》上有2条评论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